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空运
国际海运
国际快递
起运港:
目的港:
出口量猛增舱位紧俏、国际航运价格疯涨……青岛航运进进卖方市场 -沙特阿拉伯空运
发布日期:2021-08-26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出口航运价格飞涨,那进口航运价格又是什么情况?会不会由于运价影响我们国内普通百姓的生活?对于这样的担心,多名货运从业者都表示:大可不必。

  舱位紧缺导致运费上涨,但价格失控的责任也并非都是船公司来承担。另一名从事货运代理行业的于先生告诉记者,船公司放出的舱位价格未必这么高,但舱位往往要经过层层代理,才能终极卖给货主,这期间就会遭遇多个“中间商”的加价,终极做成了几乎失控的上涨。不过于先生告诉记者,航运价格的快速上涨已经让很多资本开始嗅到了商机。今年上半年已经有很多新公司开始租船加进到航运行业中来。“这些新公司已经意识到中间商赚差价的题目,所以他们打算抛开中间商自己赚差价。”于先生说,这些新进行的船公司带来了新鲜的玩法——舱位网上拍卖,价高者得。最近一次的舱位拍卖最高价格已经突破了18000美元,这无疑又给这艘失控的货轮踩了一脚油门。于先生说,海运行业曾经流传这样一个说法:现在往买一艘20000个标准箱的集装箱船,用度大约需要1.5亿美元,从上海发往洛杉矶,收取的运费可以达到1.75亿美元,一个航次除了赚一艘船之外,可能还剩下2000万美元的利润。

  航运价格的上涨影响普通百姓吗

  /链接 /

  李女士说,她天天早上点开QQ群看最新报价有点像开盲盒,不知道一晚过后价格会涨多少。而就在接受记者采访过后仅3个小时,空运价格 海运价格,李女士给记者发来微信:最新价格又涨了1000美元。

  相对出口运费来说,进口运费固然也有上涨,但涨幅有限。“和出口的货物量相比,进口的货物量要少得多,从美国回程的集装箱船装载量可能只有20%,所以进口运费固然也有一倍的涨幅,但平摊到每件商品的本钱就非常有限。”李女士告诉记者,以一个40尺高集装箱海运费为例,假如从美国进口一个集装箱也就是10000件衣服,运费涨幅大约是1000美元,平摊到每件衣服上折合人民币不到1元钱的本钱上涨,这几乎不会影响到商品的价格。但高企的运费却在伤害本土的出口企业。记者采访获悉,部分货值低出口企业已经不再接单。“尽管我们的利润高,但我们也希看运费能早点回回正常,高运费伤害的是出口企业,长久下往是对整个市场的破坏。”于先生说,空运价格 海运价格,但现实是目前受疫情的影响,欧美国家糟糕的码头基础建设也不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海运价格何时回回,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答案。

  无奈的选择 出口企业努力坚守自救

  舱位为什么会如此紧张?记者辗转联系到了一家海外远洋货运公司,也就是所谓的“船公司”在青岛的负责人,据他先容,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疫情。“疫情让海外码头运转效率下降,船到港之后需要在外锚地停留等待靠港卸货,美国和欧洲的主要港口现在都是‘堵船’的状态。”这名负责人用上海发往洛杉矶港的货轮举例,“从上海起航到洛杉矶港用时大约15天左右,原来大约两天就能完成卸货,但现在需要在港口等待10天左右,这样让全球的航运运力几乎下跌了30%—40%。”而记者查询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2021-07全球主要港口主干航线班轮准班率”数据显示,美国洛杉矶港货轮均匀在港天数达到了9.49天。更为严重的是,眼下正是外贸出口的旺季,欧洲和美国的零售商都在为即将到来的秋冬换季备货,出口量猛增,对舱位的需求更是成倍地增加。“我们也在努力地想办法,一些同行甚至在美国港口卸完货,不装载回程货物,直接空船回国,为的就是压缩时间,开释更多的运力。”航运企业的负责人先容。

  紧俏的舱位 疫情影响+出口量猛增

  运费高涨,李女士和于先生都提到,这对于货代公司来说是件好事,“过往运费1500美元的时候,就算利润能达到10%,也就是150美元的利润,但现在15000美元的价格,利润就算5%,也是原来的5倍。”不过于先生也告诉记者,高运费下他们也要承担压力,“航运行业都是需要货代来提前垫付运费,货运价格上涨了10倍,我们垫付的资金量也是原来的10倍。”

  航运市场进进卖方市场。

  当然,高昂的运费对于出口企业来说更是一种负担。丁霞在即墨经营一家服装加工厂,货品主要出口美国,航运价格的上涨就让她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丁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眼下是美国冬装需求旺季,一个集装箱大约能装10000件冬装,运费涨到18000美元之后,这就意味着每件衣服需要均匀分摊1.8美元的运费本钱,这几乎吃掉了她所有的利润。而且类似服装类产品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定,晚一天到港都要承受巨额的违约赔款。丁霞说,前不久一批货实在着急交货,她甚至考虑过空运,“空运的价格是30元人民币1公斤,我们一个集装箱货物大约是10吨,折算下来大约需要40000多美元。”最后丁霞用“高价求舱”的方式找来了一个30000美元的快船舱位。“这一单赔了不少,但假如延期交货可能要赔得更多。”丁霞说。

  早上9点,在岛城从事货运代理工作的李女士会准时到达公司,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录QQ,各种QQ群的图标在不停地闪烁——QQ这种几乎被很多人淡忘的社交软件,现在依然还是国际海运从业者交流业务的主要工具。群里每条信息都离不开两个关键词——舱位和运价。除了舱位报价和舱位拍卖的消息,还不时夹杂着“高价求舱”的求助信息。从业10年的李女士说,这半年多以来刷新了她对这个行业的认知。从往年下半年开始,国际海运价格一路上涨,一个40尺高集装箱从中国上海运往美国洛杉矶的运价,从最初的1500美元涨到现在的16000美元。即使如此之高的价格,想在货轮上给集装箱找个“舱位”,也并非易事。对于外贸企业来说,高昂的运费在不中断“腐蚀”着企业的利润,而一舱难求的局面更是让企业时刻面临延期交货的违约风险。

  船上一舱难求,航运市场进进卖方市场,直接导致了价格飞涨。李女士说,现在的价格是以每月1000美元的速度在上涨。“实在往年疫情缓解的时候就已经处在高位,还是以上海至洛杉矶为例,春节前一个标准集装箱的舱位费大约是6000美元左右,比疫情前的1500美元已经涨了不少。春节后外贸淡季来临,运价下调到了4000美元。”李女士说这时候很多人都松了口气,觉得运价正在回回正常,但从4月开始,运费价格就以每月1000—1500美元的速度在上涨,8月最新的价格已经逼近17000美元,至此航运价格已经彻底变成了一艘失控的货轮,偏离了正常的航道。

  面对高昂的运费,丁霞也在努力想办法,她最初是和美国的进口商协商,“服装出口的供货合同一般是3个月一签,这次签合同就要求对方能承担一部分运费。”但让丁霞没想到的是,美国疫情让当地的进口商也非常艰难,拒尽了她的要求。无奈之下,丁霞买来了一台真空包装机器,把所有的货物抽成真空包装。“集装箱算的是体积,这样可以尽量减少衣服占的体积,一个箱子大约能多装2000件衣服。”面对高运费,丁霞也曾考虑过不再接单,“从长远来看,疫情早晚会过往,运费也终究会恢复正常水平。要是现在不做,就可能丢掉客户,就算赔点运费,还是得坚持一下。”

  疯涨的价格 看最新报价就像开盲盒

  李女士形收留眼下自己的工作就是抢舱位。什么是舱位?作为“老货代”的她向记者解释,海运报价 快递价格,舱位可以理解为放置集装箱的位置,你可以把它想象成远洋集装箱货轮上的座位,只不过上面坐的是一个个标准集装箱。“以前我的主要工作是联系外贸出口企业,想办法把轮船上的舱位卖出往,但现在我的工作主要是帮货主找舱位。”现在舱位紧张到什么程度?李女士说,9月前所有发往美国洛杉矶港的货轮舱位,早在8月中旬都已经被订光。假如想让自己出口的货物能在9月前起运,那眼下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QQ群里不停地问,希看有别人退掉的舱位。

起始地 目的地 45+ 100+ 300+ 详情
深圳空运 迪拜 30 25 20 详情
广州海运 南非 26 22 16 详情
上海海运 巴西 37 28 23 详情
宁波海运 欧洲 37 27 23 详情
香港快递 南亚 30 27 25 详情
 常用物流工具
 运输追踪
货运经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