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空运
国际海运
国际快递
起运港:
目的港:
“长赐”轮虽被放行然航运业因其悄然变局 -国际快递价格
发布日期:2021-07-21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4月1日,正荣汽船公布共同海损,这意味着所有货物利益方须在货物交付之条件供共同海损担保,也就是说正荣汽船可以要求“长赐”轮上货物的所有货主和利益相关者共同分担救助用度和重新起浮后的巨额避难港用度。据估计,船上八成货物来自中国。而在7月8日长荣海运发布的公告中,跨境铁路,亦提醒相关货主尽快完成共同海损的担保作业,以便在货物抵港之后,据此办理提货事宜。

  7月7日,被困苏伊士运河大苦湖近4个月的“长赐”轮被放行,这艘巨型集装箱船终于重新进进营运行列。由于其体量巨大(20388TEU,在亚欧航线周运力中占4.62%,运费查询,见表),所以不管其终极运营何条航线,都值得市场密切关注。然而,与其3月底“一舰封喉”航运大动脉,阻塞苏伊士运河6天而导致航运业“天翻地覆”相比,其重新进列集运市场或许并不值一提。

  经过长时间的谈判和多次法庭听证,苏伊士运河治理局将赔偿金额降至5.5亿美元,且分期支付。此后,英国保赔协会、正荣汽船与苏伊士运河治理局间的谈判一直在持续。正荣汽船代表Stann Marine在 6月23日公布,其与苏伊士运河治理局原则上达成协议,以确保“长赐”轮被放行,但没有表露具体条款。但有消息透露,此次正荣汽船与苏伊士运河治理局达成的初步赔偿金额约2亿美元。

  行业悄然变局

  “长赐”轮事件中,正荣汽船与苏伊士运河治理局达成和解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争议持续了106天,目前固然该船已被放行,但责任回属实在还未明确。此外,正荣汽船已公布共同海损,相关货主难免陷进漫漫“官司”之中。

  北极航道上风独特

  “长赐”轮终于驶出苏伊士运河,事故似乎已经画上了句号,不过全球航运格式正因其而悄然改变。

  苏伊士运河拓宽

  5月30日,苏伊士运河治理局公布了“长赐”轮搁浅事故的调查结果,认定“长赐”轮船长应对事故负责。苏伊士运河治理局调查组负责人赛义德•舒爱沙表示,通过分析“长赐”轮的航行数据,调查组认定船长的错误指令是“长赐”轮搁浅的主要原因,苏伊士运河治理局派出的引航员引航不承担责任,由于引航员的建议“不具有强制性”。

  5月22日,苏伊士运河治理局与正荣汽船在法庭“开战”。据彭博社报道,正荣汽船的代理律师辩称,苏伊士运河治理局在恶劣天气中答应船舶进进水道存在过错。此外,“长赐”轮的航行数据记录仪显示两名埃及引航员在引航船舶时意见分歧颇大,并且引导“混乱”。该律师暗示引航员的行为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截至“长赐”轮起浮日(3月29日),克拉克森船舶定位系统Sea/Net分析显示,共有384艘船、计2160万总吨的船舶在苏伊士运河等待通行,按总吨计,占全球船队的1.5%(在运河正常通行条件下,船队占比应小于0.5%)。其中,88艘集装箱船(占吨位的4.2%);101艘散货船(0.8%);49艘油轮(0.9%);11艘LNG船(1.9%);11艘LPG船(1.2%)和18艘汽车船(2.9%)。涉及等待船员总数超过8000人。

  船已放理还乱

  3月31日,苏伊士运河治理局主席拉比耶首次公然表态将追偿,称“长赐”轮搁浅事故造成的暂停通航损失或超10亿美元。4月13日,“长赐”轮收到埃及法院的正式扣押令。根据该船所属的英国保赔协会发布的消息可知被扣押原因:对于“长赐”轮于苏伊士运河搁浅期间造成的损失,苏伊士运河治理局于4月7日向正荣汽船提出9.16亿美元的损害赔偿,其中包含3亿美元的救助金、3亿美元的商誉损失以及其他损失,且大部分未告知计算基础并缺乏相关凭证。为此,快递报价 国际快递,正荣汽船于4月12日向苏伊士运河治理局提请协商。

  在如今经济全球化的时代,航运可以说是各国经济的命根子,岂能让苏伊士运河掐住咽喉?“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因此包括北极航线和中欧班列等替换方案日益浮现在众人眼前,但就目前出现的替换方案的运输收留量看,都不足以撼动亚欧东西航线的现有格式,只能算作是一种补充。

  4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参加俄罗斯地理学会主席团会议时表示,北极航道或将在数年内实现全年通航。俄罗斯表示,与其他国际运输航线相比,北极航道有独特上风。一是经济便利。根据俄建立的北极地区发展数字模型,考虑到当前的碳信用本钱,与苏伊士运河相比,通过北极航道运输同样数目货物每年可为托运人节约运费约5亿欧元。俄能源部表示,北极航道的通航时间正在不中断延长,加之航线较短,可大大减少欧亚货物运输时间。二是环境友好。莫斯科斯科尔科沃治理学院新兴市场研究所的研究显示,相比苏伊士运河,从北极航道运输货物将减少23%的温室气体排放,若使用液化自然气作为燃料则可减少38%。

  替换方案频出

  事故发生后不久,某远洋船长向《航运交易公报》表示:“细节上对如此大船过运河产生的岸壁船吸效应、风致船保向困难,这些究竟有没有正确的风险评估呢?对埃及是否做过这方面的研究表示怀疑。”

  中欧班列快速便捷

  此外,中国台湾的开南大学教授、台湾托运人协会顾问、台湾仲裁协会仲裁员王肖卿则撰文公然质疑正荣汽船公布共同海损的正当性。

  另一个替换方案便是中欧班列,虽本钱较高(中欧班列运费通常比航运高出30%~40%),但因其快速,故较水路综合本钱或更低。据不完全统计,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天内,中欧班列的需求量至少暴增了200%。

  共同海损质疑

  正荣汽船公布共同海损是否正当?货主是接受还是有权反诉?中国相关律师表示,正荣汽船有权公布共同海损,共同海损的公布及理算可以不考虑“过失”,包括“船长操纵失误”。在公布共同海损后,作为货方也可以配合填报相关内收留。货方对共同海损公布后发生的受益人分摊,若确认是承运人船东不可免责的过失,则货方有权拒尽参与分摊。当承运人船东是否存在过失以及过失是否可以免责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时,则货方可以作为受益人先予以分摊,在责任确定后,货方再就分摊金额向承运人船东追偿。同时货方也可以提出拒尽分摊的抗辩,待查清是否属于不可免责的过失致使共同海损后再决定是否分摊。

  赔偿拉锯战

  据悉,“长赐”轮被放行后,随即自苏伊士运河的大苦湖航至埃及塞得港进行检验,原计划于7月10日完成检验——不过《航运交易公报》7月12日经查询“船讯网”发现,其仍在塞得港锚泊。在开立通航证实后,“长赐”轮可启程开往荷兰鹿特丹港,目前预计于7月23日抵港卸货。

  是的,“长赐”轮虽被放行,但全球航运格式正在因其悄然改变——航运业郑重反思包括船舶大型化乃至航线布局等在内的终极题目。正如“泰坦尼克”号邮轮海难催生了《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长赐”轮的后续影响之大亦是可以想见的。

  6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中欧班列开行1357列、运送货物13.1万TEU,同比分别增长31%、40%,综合重箱率达99%。而截至5月底,中欧班列已累计开行近4万列,运送货物约355万TEU,通达欧洲22个国家的160多座城市。

  对此,5月11日,埃及总统塞西批准了苏伊士运河治理局提交的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拓宽计划,预计在两年内完成。该计划主要涵盖苏伊士运河苏伊士市至大苦湖段的约30公里航道,将在此前基础上加宽40米,最大深度从约20米加深至约22米。该计划完成后将使苏伊士运河南段航道拥有双向通行能力,进步运河的通行效率。

  7月8日,“长赐”轮租家长荣海运发布公告称,已接获“长赐”轮船东(正荣汽船)通知,正荣汽船已与苏伊士运河治理局签署赔偿和解协议,当地法院也已解除“长赐”轮的扣押——“长赐”轮于3月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堵塞,于3月29日成功起浮脱浅,并于4月13日被埃及法院扣押,直至7月7日被放行。

  然而,正荣汽船与英国保赔协会对苏伊士运河的索赔持怀疑态度,以为真实的总本钱仅近1.5亿美元,要求埃及方面“打折”,并就导致这场事故的具体原因展开了较量。4月23日,英国保赔协会就“长赐”轮被扣押一事提起上诉,要求解除扣押。

  就目前情况而言,中国货主难免要陷进异常复杂的“官司”之中。

  市场猜测,苏伊士运河治理局之所以步步退让,或与“长赐”轮搁浅的真正责任的回属有关。

起始地 目的地 45+ 100+ 300+ 详情
深圳空运 迪拜 30 25 20 详情
广州海运 南非 26 22 16 详情
上海海运 巴西 37 28 23 详情
宁波海运 欧洲 37 27 23 详情
香港快递 南亚 30 27 25 详情
 常用物流工具
 运输追踪
货运经验
推荐文章